快捷搜索:

这己方确实是悬了而且临湘城估计真就要被破了

 曹真和牛金都知道,都不用曹仁多说,都知道是孙策要给庞统这个新加入江东军的谋士接风。(www.QiuShu.cc 求、书=‘网’小‘说’)-79-⊥79小說,所以曹真一笑,不过牛金却笑道:“这敢情好,将军,属下肯定忘不了!”曹仁一听,也是一笑,笑骂道:“你就
 
知道吃!”说完,他们四人都笑了。其实曹仁也好,是郭淮还是曹真也罢,他们可都知道牛金这点儿爱好,除了和人家单挑就是吃了,这个倒是和凉州军的崔安
 
    有些像,不过显然牛金武艺也没人家高,这吃的也没有人家多啊。此时曹仁点了点头,“好,各位不要忘了就行!这难得咱们去吃他江东军一顿,这不去不是咱们作风!”几人一听,都笑了,说起来自己将军还真是,很少这么玩笑。他们谁都清楚,自己将军那可绝
 
对不是个爱贪小便宜的人,之所以他能这么说,不过是对江东军对孙策不满,而且己方也确实没有人家
 
    的粮草多,所以在他看来,自己这些人去吃几顿,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。要是孙策不请己方众人吃,他才会有大意见呢。不过孙策自然不会去做那样儿的事儿,那不是其人的作风。
 
   
 
    到了戌时,曹仁四人是准时出现在了江东军大营,孙策的中军大帐内。孙策看到四人,是笑道:“曹将军,各位。请坐!”曹仁四人是忙谢过,毕竟孙策的身份地位在那儿摆着呢。和自己主公一个级别的,所以他们对于孙策的客气。不可能是时而不见。而且因为四
 
人是客,所以他们是坐在靠前的位置,这也是孙策给他们安排的,肯定没有把客人扔后面去的就是了。
 
    看到四人坐下后,孙策给曹真和牛金两人介绍庞统,“二位,这位便是襄阳庞统,庞士元,士元先生。也是我军谋士!”然后对庞统说道:“士元,这两位,以为是兖州军曹真曹子丹将军,另一位则是牛金牛将军!”曹真和牛金是第一次看到庞统,虽然看对方这相
 
貌不怎么样儿,可两人还都不是那种以貌取人之辈,所以赶紧是客气和对方打招呼,毕竟其人的本事,
 
    他们算是知道点儿。两人来江东军大营。一个是要和众人一起饮宴,不过也是要好好看看这个号称“凤雏”的庞统庞士元,到底是何许人也!这如今,总算是看到真人了。果然!
 
   
 
    “兖州军,曹真,见过先生!”曹真是把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。因为他心里清楚,这个庞统绝对是有真本事的人。而且他受曹‘操’的教导。遇到高人前辈,必须得有礼貌。必须要有敬畏之心曹‘操’就是这么一个人,因此他教导其他人,也希望他们是这样儿的,
 
尤其是他亲族之人,曹‘操’都是抱着很大的希望的。庞统微微一笑,“见过子丹将军!”毕竟人家和自己这么
 
    客气,“伸手不打笑脸人”,庞统也自然和曹真很客气。至于说没叫曹真曹将军,主要那个称呼是给曹仁的,所以避免这个用‘混’重复,他就直接叫曹真子丹将军了。至于说曹仁,以如今庞统这个身份地位,他也不可能叫对方子孝将军,连他主公孙策都没那样儿
 
,他就更不行了。两人相视一笑,然后牛金也是赶紧说道,声音洪亮:“兖州军牛金,见过士元先生!”
 
    别看牛金是个粗人,可一样儿是知道,什么情况之下,该去做什么,这他自然是很清楚。并且他从曹仁那儿,听到庞统所说那些,也感觉其人是个大才,连曹真和自己将军都那么看重其人,那么肯定是错不了,因此,他自然是对庞统非常有礼貌。因为他清楚,像庞
 
统这样
 
   
 
    儿的人,一个人就顶得上千军万马,可不能小看了。庞统对牛金笑了笑,他自然是早就听江东军众将说过牛金,所以虽然是第一次见,可确实早已了解其人一些了。所以他说道:“牛将军,幸会幸会!”牛金闻言一笑,他自然没觉得像庞统这样儿的人物能如何去看
 
重自己。
 
    这个显然不可能,所以他自然也不会把对方的话当真,不过客气话还是得说。没一会儿,江东军众人都到了,孙策说了一声,“开宴!”便有士卒端来吃食,给每人身前的桌案上,都摆满了,不单单是菜,还有酒。当然这个是早已准备好了的,不用别人端上来,就
 
在每个人桌案的边儿上,就有。而之前没上菜的时候,有几个好酒的人,都忍不住是咽唾液,这没办
 
    法,江东军也是,自己主公不发话,在打仗的时候,是谁都不能喝酒,要不然被发现,就得军法处置。所以都害怕自己主公,确实是没有人敢犯,不过今日好了,一到饮宴的时候,就可以随便了,只要不喝多耍酒疯就行。孙策不是一个特别严厉的主公,对他来说,
 
手下人
 
   
 
    只要说得过去就行了,他虽然不怎么爱读书,可也知道,什么是过犹不及,物极必反,所以他真是没那么特别严格去要求属下。这个和他父亲不太一样儿,可以说孙坚对自己手下,不管是将领还是士卒,可以说他都是要求很高,尤其他自己更是以身作则。是对别人
 
严格,对自己更是狠。而孙策不同。孙策是一个真正“严以律己,宽以待人”的这么一个主公。
 
    所以不单单是因为其人武艺是勇冠三军。其人为人,也因此更受士卒的爱戴。菜都摆上摆全了之后,孙策对众人一笑,“各位,还有兖州军的曹将军、郭将军,子丹将军和牛金,士元先生新加入我军,今晚是给士元先生接风,同样儿也是和兖州军各位联络联络。毕
 
竟之前的事儿,也是没通知到各位,我在这儿,先干为敬,曹将军,各位,请!”最后这话自然是
 
    孙策对曹仁他们四个所说,而曹仁听了之后,他也不得不承认。孙策能做到如此,算是给自己也给己方大面子了。本来之前的事儿,他就不准备计较了,所以这个时候。他也是赶紧
 
   
 
    托起一爵酒,言道:“孙将军客气,请!”几乎就是同时。孙策在喝下酒的时候,曹仁。包括兖州军那三人还有江东军众人,此时都已经满饮了一爵。毕竟你主公都敬酒给别人。喝了一爵,你这当属下的,自然是都一样儿。喝完一爵后,孙策便说了句开宴,此时众
 
人是该喝喝,该吃吃了。就孙策周瑜鲁肃庞统曹仁他们几个一边儿吃一边儿闲聊,这在宴席中一句话
 
    不说,显然不可能,至少孙策曹仁他们是做不到。说他们都不会在这个时候去研究什么大事儿,这倒是没错,可要不让他们说话,一句话都不能说,那还真是太让他们憋屈了,那不是他们所想的,不是他们想要的。所以哪怕不应该去说什么,吃就是吃,喝就是喝,
 
但是孙策他们几人还是边吃边闲聊着,也算是很有意思吧。如果一个字都不能说,他们都得憋不行。
 
    期间孙策他们几个还有曹仁,都是和庞统多说了几句,孙策是因为庞统新加入己方,所以他作为主公,自然是要客气点儿,主要是他想和对方多联络联络感情,毕竟是刚拜他为主。而曹仁呢,他知道庞统的本事,所以对这样儿的人,他自然是尊重,而且因为庞统是
 
新来的
 
   
 
    因此,他也和对方比较客气,争取给其留下个不错的印象,就是这样儿。至于说其他人,只是吃吃喝喝,当然也有几个人有时候也闲聊几句,不过和孙策还有曹仁他们,倒是没聊到一起。主要是他们也清楚,自己主公,自己将军,他们有他们的话要说,所以自己这
 
些人就自己这些人聊就够了。而江东军大营这边儿的动静,在临湘的黄忠是已经知晓了,毕竟这么
 
    大动静,孙策他们也没准备隐瞒什么,所以黄忠他们自然是知道。不过他们倒是不知道庞统加入了江东军,他们就只知道孙策在设宴款待己方众将,包括兖州军曹仁他们。对此,黄忠确实是有点儿不理解,毕竟如今他们江东军有什么庆祝的呢?这他们也没能拿下临
 
湘,莫非就因为此时有点儿占优,他们就可以大吃大喝了?还是……所以黄忠还是有疑‘惑’的,因此
 
    他是问向了在屋中的自己儿子和糜芳,“二位觉得,这孙伯符宴请众人,是何用意啊?”
 
    糜芳一听,此时说道:“将军,依我来看,就是他孙伯符太过托大,觉得破城也许是指日可待,所以这就在大营内大肆庆祝,肆无忌惮,这就是赤/‘裸’/‘裸’打我军的脸啊!”这就是糜
 
   
 
    芳的想法,他认为这显然是孙策看己方笑话呢,要不然的话,不会这样儿!不过显然,黄忠不是如此看法,因此,听了他所说之后,黄忠是微微摇头,然后还说道:“子方所言,那孙伯符也太肤浅了,我看其人,‘胸’有沟壑,可不至于如此!”糜芳一听,他也没
 
争辩什么,他自然是清楚黄忠所说有道理,而之前自己所说,虽然是自己想法不假,可自己却没那么坚
 
    定就一定是那样儿。因此,糜芳这个时候再一听黄忠的话,他倒是觉得黄忠所说‘挺’对的。
 
    而此时黄叙则说道:“将军,此时孙伯符宴请众人,包括兖州军曹仁他们,我认为,也许他们江东军是有什么要庆祝之事,要不然的话,不会如此吧?”黄叙所想自然不是糜芳那样儿的,他觉得孙策那样儿的话,如果真要是宴请所有人的话,肯定是有什么值得庆祝
 
的事儿了,不然的话,他不会那样儿。因此,他是有此一说,而黄忠听了自己儿子所说,他倒是点
 
    了点头,不过却还是说道:“不管什么情况,明日战事,咱们依旧是要倍加小心才行,这
 
   
 
    几日我总觉得有些不太对,可就是不知道是什么问题?你们两人有没有什么感觉?”黄忠就是感觉不是那么太好,所以问向了黄叙和糜芳两人。果然,两人一听自己将军所问,黄叙便说道:“听将军如此说,我倒是也觉得确实是有点儿问题,可就是想不出,到底是
 
哪儿不对了?不知道子方将军觉得如何?”糜芳一听,心说你们父子俩都不清楚,我这样儿的能
 
    知道?因此,他是忙说道:“二位都不清楚,这其实我也不太清楚,虽然我也感觉有点儿问题!”妥了,这三人都觉得有问题,可就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?那么一般的情况下,最可能的就是两种情况了,黄忠父子和糜芳对这个倒是都明白。要不就是真没有什么事
 
儿,自己三人都是疑神疑鬼,自己吓唬自己。,<!--36550+dsuaahhh+34787691-->
 
 
第七八五章 庞士元计取临湘
 
    要不就是真有事儿,可自己三人都没看出来。可一旦当你发现的时候,也许都晚了。就算最后亡羊补牢,也晚了!可如今这个情况,现在这个形势,哪怕黄忠黄叙还有糜芳,他们三个都觉得哪地方不对,可就是想不出来,兖州军和江东军到底要做什么?而此时黄忠
 
是再次对两人问道:“这莫非兖州军和江东军有了破城之策?”这个连黄忠说出来,他都觉得有些
 
    没底气,不是他认为兖州军和江东军没有破城之策,只是要他们真有的话,这己方确实是悬了,而且临湘城估计真就要被破了。而黄叙闻言说道:“将军,如今不管是何情况,他们兖州军和江东军明日再来,有什么我军都接着就是了!”可显然这个事儿,还是那话
 
,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,对方有什么招,最后你都得接着,不是吗?不过是能不能成,对方成了
 
    临湘城被破。对方不成,败了,那么临湘城依旧被守住,就是这么回事儿。而黄忠一听黄叙的话,他自然是微微点头,然后再次对两人道:“不错,不管是什么情况,还是那话,明
 
   
 
    日联军攻城,我军依旧是全力以赴,不要让敌军有机可乘,二位将军辛苦,切不可大意轻敌!”“诺!”黄叙和糜芳两人此时是异口同声,然后他们几人简单说了几句后,便告辞离开了,毕竟都有重任在身。也不可能在屋中闲聊那么久。所以几人都是替换上城头去
 
值守,从黄忠开始,然后是黄叙,最后是糜芳。只有有事儿的时候,三人才会聚在会客厅中。一起商
 
    讨,就像这时候这样儿。结果就在翌日一大早,城头这个时候正值糜芳在值守,他就发现有联军的弓箭手到了近前,而且还是比较近,不过显然是个安全范围。这个他就纳闷了。这个距离,己方虽说如今对对方有什么威胁,可对方显然也不会对己方形成什么太大威
 
胁啊,这是要做什么?显然糜芳是没有什么经验,他确实第一眼没注意。这联军的弓箭手是来了
 
    不少,可他们箭矢上还包着东西呢,不是纯粹的箭矢。而等他注上意的时候,那些箭矢已经是射进了临湘城。别看这些箭矢因为距离还有包着东西的原因,已经是没有杀伤力了,可
 
   
 
    显然,联军此时此刻,用得都是硬弓强弓。所以射程倒是不近,有一些直接就进了临湘城,被老百姓给捡走了仙界之开天斧全文阅读。而等糜芳反应过来的时候,已经是来不及了。<strong>80电子书wWw.80txt.com</strong>要说一般般的老百姓,确实是有人有好奇
 
心,捡走了,而大多数都没有什么好奇心,自然是不会管什么。可是在如今临湘城头附近的人。可不单单是单纯的老百姓,其中就有临湘城内大家族派来的眼线。细
 
    作,所以他们看到有情况之后。一下就都出来了好几个人,根本就防不胜防,箭矢落入了他们的手中,追不回来了。而城头的糜芳也捡起一支箭矢,他打开箭镞绑着的东西一看,他是大吃一惊!连忙说道:“快,把射进城内的箭矢都给我捡起来,送到城头!”结果
 
士卒把箭矢都捡起后,糜芳这么一问,才知道,原来自己还是晚了,有人已经捡走了。此时他无奈叹
 
    了口气,对士卒说道:“去把两位将军请来,不,算了,我亲自去吧!”糜芳知道,这个不是小事儿,所以还是自己去太守府更稳妥。如果说让士卒去,最后他们三人还得聚在太守府。所以,他觉得还是自己这时候去一趟吧,说起来自己是反应慢了,不知道会不会
 
有大问题。
 
   
 
    糜芳虽然经验不多,反正肯定不如黄忠就是了,但是他毕竟不傻,所以在看到箭镞上绑着的布帛上的内容后,他便带着这个所谓的信,直接就奔向太守府,去找黄忠了。他心里清楚,这个事儿自己处理不好,就得让黄忠出主意,出面下令解决,自己哪知道到底要怎
 
么去做?
 
    结果看到糜芳急匆匆赶来,黄忠心里就是咯噔以一下,心说出事儿了?这个时候不可能是联军攻来吧,所以他有种不太好的预感。结果糜芳见到黄忠之后,赶紧把布帛交出,“将军,这是江东军和兖州军弓箭手……”什么,黄忠一听,他是赶紧接过那布帛,这么一
 
看,他是一拍身前桌案,“子方,大意了,大意了啊!”黄忠这倒不是说糜芳,可确确实实,他是大意
就那么三五句话,无非就是说凉州军是外来的敌人,占据了荆州的城池,如今他们兖州军和江东军,是准备让临湘重归大汉,归荆州牧所辖,让有志之士能助联军一臂之力,到时必有所报,就是这个意思。很简单的话也很简短,不
 
过在黄忠看来。这个绝对不是那么简单,可他也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太对的地方,关键是他不清楚这
 
    个出主意人的用意所在。你说是为了给己方找麻烦,那么好像确实,可真就能像这布帛上那样儿。有人能帮着联军,拿下临湘?不过这事儿谁也不知道,不清楚,可黄忠知道,至少老百姓不会那么做,至于说别人。这个就不知道了,不好说啊。毕竟以前也不是没发
 
生过这样儿的事儿,城内的世家大族和城外的敌军联合在一起,然后攻破了城池,最后城池失守!
 
    不过己方真就一定会遇到这样儿的事儿?可谁说就肯定碰不到呢。再或者……此时黄忠也是心里担忧,毕竟哪怕他是临湘主将,是守御在长沙的主将,可他对临湘城内的家族也不了
 
   
 
    解。不过他还是对黄叙和糜芳说道,“我看这布帛确实有点儿奇怪,不如你们派人去临湘各个大家族去监视,看看他们有什么动静?”黄忠如今的想法就是这样儿,或者说他如今只能是这么去做。而黄叙和糜芳听了。他们也明白自己父亲(将军)的意思,于是两人
 
是齐声应诺,“诺!”如今他们也是觉得。其实只能是这样儿了。说起来除此之外,确实是没有其他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